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特色栏目 >> 城管风采

良好家风才是家族兴旺的根本—读《红楼梦》有感

作者:梁萍芳 文章来源:娄底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发布时间: 2018-10-09 字体:【】【】【

  小时候,在父亲指点下,读《红楼梦》,被书中富有哲理的美丽词句所吸引:“身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回头”、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 ......这些如真理般的警句一直影响着我,便是现在,遇到困惑挫折时,只要想起这些词句,便会豁然开朗,心情平静。当然,少女时代,大多时候还是为书中的故事情节所感动,绛珠仙草为报神瑛灌溉之恩,穷尽一生眼泪;娇杏无意之中的回头,由丫头变为主子;世外仙姝(林黛玉),山中高士(薛宝钗)都是我崇拜的偶像……工作后,再读时,为书中人物才情所钦佩:王熙凤年纪轻轻治理荣国府,探春临时代管贾府所表现出来的卓越管理能力,鸳鸯虽然身份卑微,但精明能干,办事周到......上到贾母,下到丫环,无一不体现出冰雪聪明,才情过人,又常常为结局扼腕叹息。现在再读时,体会到了一个庞大的家族,必须有一套良好的家风家规并人人遵守,才是家族兴旺的根本,如果不善于管理,过于放纵,追求享乐,纵有金山银山,也会如昙花般瞬即消失(从林黛玉进贾府到没落仅10年时间)。 

  贾府曾经富庶一方,权倾一时,有“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做马”之称。但不到几年,便呼啦啦似大厦倾,个中缘由,我认为有以下几点。 

  追求享乐,不思进取。享有至尊权力的贾母,成天带领一班人追求享乐,生活奢糜,一顿饭吃掉人家一年的开支。长子贾赦平日依官作势,行为不检,强索古扇,逼死石呆子。虽上了年纪,儿孙满堂,却还要左一个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寻欢作乐。连他母亲贾母也说他放着身子不保养,不好生做官。 贾赦因此终于遭到查抄家产,革去世职,远离都城,充军边地的应得下场。次子贾政身为工部员外郞,尽管对母亲孝顺,对子女管教严厉,但其夫人王夫人,表面上温和仁慈,实际上昏庸无能。逼死金钏、晴雯,逼得芳官、藕官、蕊官出家,撵出了四儿。长孙贾链不喜欢读书,毫无理想,只能帮自己的叔叔贾政打杂,没有自己的事业,貌似潇洒,实则悲情。贾宝玉生性顽劣,不爱读书,对薛宝钗劝他追求功名大为不满。 

  家风败坏,违背纶理纲常。贾珍与儿媳有说不清的关系,导致秦可卿自杀身亡,又不惜重金僭越,为其购制楠木棺木,得罪朝廷。贾蓉与婶娘王熙凤不清不白,与姨娘尤二姐、尤三姐不干不净,连下人焦大都指责:“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,哪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”。 

  疏于管理,家业日衰。没有一套完整的家业管理系统,主子懒得管帐,下人更是不愿管帐。田地没减,地租减少不去查明原因,感觉良好地认为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”,宁、荣两府耗费巨资建造大观园,除贾琏、吴新登是“会计”和“出纳”外,其余不是甩手掌柜就是清客相公,当入不敷出时,宁可典当度日,也没人想到开源节流。 

忽视教育,后继无人。缺少对下一代的教育培养,无人重视家族的可持续发展。名门望族的大管家王熙凤居然不识字,尽管很能干,但没有大格局,看不到家族中替在的危机,更无力挽狂澜的豪情与勇气。她利用职务之便,四处敛财,侵吞财产、放高利贷、公饱私囊,满足私欲。她心狠手毒,草菅人命,毒设相思局,弄权铁槛寺,先后有7人直接或间接死于她手下,落了个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”的下场;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贾宝玉,整天游走于温柔富贵乡,专爱作脂养粉,不思功名,不思进取,无法承担家族的重任。薛家继承人薛蟠虽也上过学,不过略识几字,终日斗鸡走马,游山玩水。经济世事,全然不知,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,户部挂虚名,支领钱粮,其余事体,全由伙计老家人等措办。 

  纵观历史,具有良好家风者,家族才能兴旺,民族才有希望。如曾国蕃,自幼修身自立,成年后封侯拜相,终成一代封疆大吏。他的家风:书、勤、和、俭、敬、省、恕、健.....从他告诫子孙自勉中,体会到曾公修身、齐家、平天下的豪迈和智慧。曾家后人在外交、中外文化交流、数学、化学、文化艺术、军政与实业、医学、农业的杰出成就,成就了湖湘文化。 

  习主席曾说:“家风好,就能家道兴盛、和顺美满;家风差,难免殃及子孙、贻害社会。” 

  《红楼梦》中贾府的兴衰告诉我们,子孙后代读书明理是家族兴旺的法典,良好家风是家族兴旺的根本。